第三者的第三者

正在电脑萤幕面前为了写稿埋头苦干的时候,小桃子忽然丢了MSN讯息给我,劈头就给我来一句:「报应来了!」

因为这句话实在让人一头雾水,我想了一下,最后决定放弃地回她:「?」

然后我又回到Microsoft Word继续奋战,老实说最近我好像得了「看到Word就想睡」的病,但明天就要交稿,不得不死撑下去,似乎撑到最后一天才会开始认真写稿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了,就像我一定要等到便意已经降临到菊花台时才肯进厕所,这都是非常糟糕的坏习惯。

小桃子是在去年一场朋友聚会中认识的,当时现场杯盘狼藉,过程兵慌马乱,有人忙着喊拳,有人忙着劝酒,还有人正忙着痛哭,她就是那位忙着痛哭的女生带来的。小桃子在知名的外商公司任职,一如在台北街头经常能见到的OL模样,外表亮丽,形象干练,打扮入时。

互动比较热络之后,几杯黄汤下肚,换她开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向我诉说自己的感情血泪史。原来,小桃子曾经有长达五年的时间扮演非常称职的第三者,过程完全不哭、不吵、不闹、不上吊,最后有志者事竟成,多年狐狸熬成精,终于等到那个大她十岁的男人离开他老婆,她再也不用与别人共享自己的男人。最后她破涕为笑,笑起来很美。


「需不需要我提供你写文章的灵感啊?」很多人都这样,明明是自己很想说给别人听,却要讲得好像是可怜我已经肠枯思竭写不出文章导致髮线不争气地缓缓上昇… 

「好啊,不过我正在写稿,能不能晚一点聊?」 

「我的男人在外面有女人,而且是小我五岁的女人,跟老娘当年认识他的岁数相同,事实証明,30岁的男人喜欢25岁的女人,40岁的男人也喜欢25岁的女人,连50岁的男人都还是喜欢25岁的女人吧?想想真是枉费我用尽心机,这样傻傻地等他五年光阴。」小桃子完全不理会我委婉又客气的拒绝,自顾自地说起故事来了。 

「还有啊,你知道我怎幺发现他们的骯髒事吗?他们居然胆敢在老娘的床上表演人体指挥艇组合,而且那个笨男人还蠢到录影存证,被我在他的电脑里发现那部动作滑稽可笑的低级A片。」 

「哈哈哈哈...」在这种时刻似乎不太适合笑,不过我看到「人体指挥艇组合」这个名词还是不争气地笑了,我好想知道谁是扮演无敌铁金刚又是谁来当那台指挥艇哦。 

「然后我找他问清楚,那家伙居然回说当初我和那女人都是一个样,有什幺好气的。妈的,什幺一个样?老娘当初才不会让他拍那种噁心的低级片呢。」小桃子,重点不是有没有拍片吧? 

「然后他还说我以前都不吵不闹,为什幺现在变成爱吵爱闹的欧巴桑,变得一点都不可爱。他背着我偷吃还理直气壮,你说我怎幺能不吵不闹?再说,现在情势不同啊,以前我是名不正言不顺,当然只能乖一点啊!」 

「那你现在打算怎幺办?」 

「等一下,故事还没完,过没几天那个女人居然敢侵门踏户跑到公司来找我,指责我爱找那个贱男人吵架,害他这几天心情都很差,让她看得很心疼。」 

「不会吧?这幺嚣张,那妳怎幺对付她的?」我想依小桃子在江湖走跳多年的经验以及强悍干练的个性,过程应该会很精彩才对。 

「拜託…我那时候正忙得焦头烂额,搞得蓬头垢面,整个人狼狈的要死。反观她,光鲜亮丽,细肩带、小热裤,混身散发着青春肉体的气味。唉,未战先败,气势输人一大截。」 

「而且,忽然间我发觉看见她就像看见当年的我,同情她的情绪战胜了我的怒气。唉,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然后呢?」虽然高兴小桃子能够看得开,不过心中难免还是期待有点高潮啊。 

「然后我告诉她我愿意退出,结果反倒是她一脸错愕,她大概从没想过会赢得如此轻鬆吧?老实说,我对于自己忽然能够看得开也很惊讶,不过我回到办公室后还是狠狠哭了一顿。」 

「那幺妳和妳男人谈好了吗?」 

「还没,他一直避不见面,但是无所谓,我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原谅他,我想事情就是这样结束了,虽然不甘心,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妳真的想让我把这故事写出来?」虽然朋友们已经差不多被我出卖光了,在道义上还是得尊重人家一下。 

「OK啊,如果不是法令及尺度问题,我还真想请你把那部滑稽好笑的低级动作片贴上网呢!」 

「哈哈,片名叫『无敌铁金刚大战恶魔党』吗?」其实给我私下看就不会有法令各尺度问题,我好想看啊! 

后来又发现惊人的事实,当初小桃子还在当那男人身旁称职的第三者时,无敌铁金刚已经和指挥艇组合过好几次了,只是她一直不知道而已... 

妳认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时候…说真的,其实是男人在为难两个女人。哦,有时是为难三个女人。 

阿飞的FB专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