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客大妈看服务生不顺眼...居然叫过来嘲笑说:「你一个月22

奥客大妈看服务生不顺眼...居然叫过来嘲笑说:「你一个月22
请看原文

是说本身也做了餐饮快十年,从年轻时候的打工做到现在,各种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了,有鉴于最近有机会可以转换跑道,今晚一个不小心十年怨气大爆发。

(反正都要换工作了,而且老闆也不care我今晚的大爆发,还觉得我回的不错,想必是客人的话有婊到他脆弱的小内心)

想也知道连假或是週末晚上餐饮业会大忙,各种没脑奥客都会像蝗虫一样的出笼过境,鲸吞蚕食每个服务生的理智。

晚上正当我穿梭厨房与客桌之间忙的不可开交时,一个中年而且非常臃肿的妇女搂着她的女儿看着我,霎那间我差点打113报案,她女儿一半的身体已经陷入她的肥手臂跟副乳间,活像人间脂肪地狱一样,因为一直盯着我看,出于外场主管的职位,我直接上前询问是否有什幺需要?!

然后她看着我,扭头对着深陷她正脂肪中的女儿说:『以后要读到研究所才可以有好工作,不然像那个叔叔一样,都不知道什幺时候买车子买房子。』

(脑神经断裂直奔40%)

『请问有什幺需要吗?桌面需要收拾,还是需要续茶饮或甜点呢?』

脂肪妇女只是看着我,用另一只大手指敲了敲桌面示意我收桌子,正当我收拾到一半,冷不防的她又飙了一句:

『你月薪多少?20K?22k?』

(脑神经断裂60%)

好声好气的回你说现在薪水没那幺低,居然当场翻了一个大白眼给我看,还外加啧了一声。

『你知道吗?现在没领35K的都叫穷。』

(脑神经断裂80%)

转身帮脂肪女倒水的时候,她看着我然后丢了一颗原子弹。

『做端盘子的没出息啦弟弟,你要到什幺时候才会有家室啦,我女儿以后要是找你这种齁,我一定要她直接分手啦,没车子又没房子的跟着吃苦找罪受,真的是齁......』

奥客大妈看服务生不顺眼...居然叫过来嘲笑说:「你一个月22

(脑神经断裂100%直奔露西等级)

我手上还握着陶瓷水壶,一直忍住想砸她的冲动,毕竟陶瓷水壶很贵而且老闆又很识货我怕砸了荷包大失血(虽然老闆应该不会跟我拿钱ㄎㄎ),可是不回她话我又觉得太窝囊太废惹,相信我妈妈也会冲上前赏她几个巴掌,毕竟有其母必有其子(?!)

『小姐,跟你很熟吗?凭甚幺批评别人穷不穷啊?领多少薪水又甘你屁事啊?你自己又领多少薪水?好歹大家都是人生父母养,凭甚幺我要受你这种无聊的鸟气呀?若今天是我服务不周就是我不对我跟妳道歉,但今天我跟妳毫无嫌隙,妳有必要这样贬低别人吗?我告诉你,不用妳亲自出马要别的男生跟你女儿分手啦,他们要是知道自己未来的岳母是这德性八成也是自动分手不用考虑啦!』

听到这边,脂肪女瞬间脸部涨红,我一度以为她的脂肪要从身体的各个血管喷出来了,她气得双下巴都在抖动,小女儿陷进了更多的脂肪里面。
 

『你!!!!你!!!你讲话怎幺这样呀!!!!』

『我??我讲话就是这样啦,不就跟妳差不多一样的没礼貌?妹妹啊,叔叔不是在跟妳生气,以后不能像妳妈一样没礼貌,这样长大之后永远都不会变漂亮哦知道吗?叔叔做这个工作是很开心的,自己的投资也赚很多,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你妈的22K知道吗?』

她女儿一听到像他妈一样没礼貌就不会变漂亮就立马在脂肪里大哭说她不要跟妈妈一样,真是个有远见的孩子。

『做餐饮又怎幺着?今天你是花钱买你不会的技能跟技术,我们卖你就要偷笑了,还嫌?爱嫌不会回家吃自己啊?』

趁她脂肪没完全喷发以前,我脱下围裙放在柜台直接进去内场打卡下班,完全忽略脂肪女在后面狂吼端盘子做餐饮就是没出息之类的鬼话,反正老闆在柜台听的一清二楚的,好像也不是很在意我恶搞脂肪女,打了九折就赶着脂肪女出门了事。

奥客大妈看服务生不顺眼...居然叫过来嘲笑说:「你一个月22

对了我忘记说了,老闆是我男盆友所以我压根没事(晚上还顺便安慰他做餐饮很厉害怎幺会没出息呢你煮好多别人不会煮的菜呢好棒棒欸~),

只是爆气之前记得看一下老闆是谁。

看不起餐饮业的奥客,还敢去餐厅吃饭,也真的是脸皮有够厚的,如果没有你们口中那幺穷酸的服务员在帮你们服务,你们在外面吃得到好餐点吗?

连这种基本的逻辑思考都不懂,智商如此低弱,难怪动不动就要对别人酸上个几句,

今天当着众人与女儿的面被打肿脸也只是礼尚往来而已,不用哭哭恼羞呀!要攻击别人就要做好被还击的心理準备,少在那边觉得服务业、餐饮业都很好欺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