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生有杏:院长医生周记(98)我愚昧,我不明白

下笔的前一晚,我出席了段校长与学生及校友的对话,若然只看了某些新闻报道的剪辑,可能你会以为中大是充满了暴徒的大学,但只要有耐心看毕整晚的对话,也许社会大衆可以感受到学生及校友的心底话和他们内心的苦涩。

我并没有打算挑启争端或火上加油,也绝不认同以暴易暴,可是这晚的对话却给我很大的反思。

当晚不少学生含泪分享他们的亲身经历,例如他们指在和平示威的情况下受到不合理及暴力对待,甚至在禁闭期间所受的屈辱。面对那些学生历历在目的描述,我们真的还可以铁石心肠,不去尽快寻求真相吗?但当局却坚持要留待监警会调查,对于备受关注的事件,例如元朗施袭、831、新屋岭等等,为什幺不可以同时有独立调查委员会?我不会未审先判认为警察滥用武力,也不会认为监警会无能,但当我们一方面可以用右脚踢球时,为何就不可以也用左脚踢球?我愚昧,我不明白。我们需要把滥暴的人绳之于法的同时,也要还那些尽忠职守的警察一个清白,更需要给社会大众一个交代、还香港一个公道。

不偏不倚执法大众才甘愿守法循章

香港过往的成功有赖香港人的努力、团结和质素,人人尊重法治。现今一代变了质吗?通识教育是罪魁祸首吗?年轻一代不是天生暴民,只有以民为本的政策和不偏不倚的执法才能令社会大众甘愿守法循章。当晚有一个同学说得好:「有谁不愿意在校园专心求学问、追求理想?」是的,学问是让我们明白事理,懂得向不公义发声。时代发展太快,社会要学习了解及珍惜我们的下一代。

当然,珍惜并不等于纵容,我不认同以不公义的手段去争取公义,也不接受以侮辱或欺凌的手法对待持不同意见的人。

大学是社会的缩影,社会纷乱,大学也不能置身事外。我相信单以强硬的策略并不能令社会尽快洗牌重来,即使表面回归安静繁荣,也化解不了一代人的仇恨。这晚的对话最终在互谅的气氛下结束,学生向校长认错,校长也坦然承认过往的不足。

如果真诚可以化解绷紧对立,这又对我们的政府有何启示?

作者简介:教学生、医病人、做研究,中文大学医学院院长陈家亮亲笔分享杏林大小事

文:陈家亮

相关推荐